糧食價格暴跌是一個危險信號

近期糧價暴跌的根本原因:為抵消憑空印錢帶來的食品通脹壓力,瘋狂的盡快糧食以壓低國內糧價。資料表明,今年中國糧食進口規模比去年幾乎增加一倍。與此同時,國內糧食生產成本在大規模印錢背景下不斷提高,導致農民棄耕拋荒嚴重。歷史上的歷次失業潮加上糧食危機會帶來什么,請各位讀者充分展開您的想象!


又一個危險的信號!

每日財經速遞 2015-10-18


10月16日,《華夏時報》發表了一篇署名“金微”的關于糧價問題的深度報道,題為“中國三大主糧收購價全線下跌,農民收入恐損千億”,看后令人震驚。


這篇報道提供了以下幾個新聞事實,值得我們這些遠離農村的人關心一下:


1、近期國內市場上出現了玉米、小麥和水稻價格同步下跌的局面,近年來極為罕見。其中玉米跌幅較大,超過20%;小麥價格跌幅在8%左右;水稻在局部地區出現了收購價的小幅下跌。


2、糧價下跌可能讓全國農民今年減收1000億元,對GDP的影響約有1個百分點。


3、農民耕種一畝小麥,2014年的平均利潤是87塊錢,今年只有33塊錢。


4、雖然國家采取了托市政策,但無奈全球通縮,國內糧食庫存較高,今年糧食豐收。目前國際大豆、玉米、小麥、大米價格分別比國內價格每噸低1175元、923元、626元和1143元。


通過上述事實,我們大概可以明白以下幾個件事:


第一、當前國內糧價的異常走低,不是中國獨有的現象,而是美元加息背景下全球通縮造成的。不僅全球糧價走低,大宗商品價格也都走低。中國通過關稅和補貼等政策,對國內農民、糧價有一定的保護。但鑒于WTO 的條款,可以操作的空間不大。


第二、農民在豐年減收,顯然會影響他們的種糧積極性。但全球通縮同樣打擊了中國制造業,加上房地產出現拐點,農民外出打工的機會也在減少。在這樣的年份里,國家應該更加重視三農問題。否則,就不僅僅是降低農民消費意愿,拉低GDP的問題。對策可以是,增加農村社保的保障力度等。


第三,中國糧價長期高于國際市場。如果中國加入美國、日本主導的TPP(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系協定),實施零關稅,則中國農業面臨的沖擊將更為巨大。事實上,日本也面臨類似的問題。所以,中日兩國都面臨著農業轉型。


第四,中國糧價長期高于國際市場糧價,是因為我們仍然在很大程度上維持了糧食生產的“小農經濟”,成本太高。為什么中國沒有實現農業現代化?因為我們的實體經濟不發達,工業化程度不夠,社保體系不健全,必須把耕地保留給農民充當他們的失業保險、養老保險,為他們的生活“兜底”。在遭遇經濟危機的時候,農民工可能會大量失業,這樣可以給他們預留一個去處,一個飯碗。但這種制度設計,隨著新國際貿易體系的形成,已經很難維持下去。


第五,今年的糧價危局再次提醒我們,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意義。中國農民之所以窮,尤其是最近10多年跑不贏通脹,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這個“印鈔票的時代”,農民很難分享城鎮化帶來的地價紅利、房價紅利(城中村和郊區的農民例外)。目前國家對農村土地制度改革,有預定的設計方案。但問題是,一方面推進遲緩,另一方面改革力度還有待加強。


第六,農村問題的解決,絕對不能只從農村、農業上想辦法。最關鍵問題,還是建立真正的市場經濟體制和法治社會,管住權力,這樣全社會才能有活力、創造力,農村問題的困局才能自然而然解決。說白了,中國只有全面改革,才能實現真正的充分就業,農村的“小農經濟”才能結束其歷史使命。


個股方面,跟玉米、小麥、水稻有關的概念股主要有:大北農、豐樂種業、敦煌種業、隆平高科、登海種業、萬向德農、新研股份、西王食品、農發種業、順鑫農業、北大荒、新希望、金健米業、史丹利。投資者需要密切注意糧價下跌,對這些企業產生的影響。



農業也可能成為風險源頭

冉學東 2015-10-18


這個題目讀者肯定很困惑,難道中國政府對農業的保護不夠,且不說已經實行多年的糧食政府托市收購,且不說各種對農業的補貼,即使近期剛剛出臺的被市場解讀為“中國版QE”的信貸質押再貸款,按照央行的解釋主要是為三農貸款和新興產業貸款提供流動性支持,這種保護方法力度不可謂不小。


但是我們發現,對于農業方面的很多措施是矛盾,比如最近俄羅斯媒體報道,俄羅斯與中國2015年將計劃簽署有關俄羅斯向中國出口小麥、玉米、大米、大豆、油菜檢疫要求的議定書,并對其規定進行協調。


事實上今年前半年中國向俄羅斯進口糧食就開始飛速增長。5月份中國從烏克蘭進口玉米381,806噸,從俄羅斯進口6,968噸,同比增長22.9倍;從美國進口4,370噸,同比減少93.23%;從老撾進口2,711噸,同比提高48.99%;從緬甸進口7,291噸,同比增長23.79%。俄羅斯糧食的進口剛剛開始,因為前期普京曾經下達俄羅斯糧食禁止出口令,現在俄羅斯盧布大跌,外匯儲備吃緊,今年前半年中國向俄羅斯大量進口糧食才剛剛開始,這個協定簽訂后,俄羅斯糧食將大量涌入中國。


事實上,在農業方面,由于中俄關系的蜜月期,中國進口俄羅斯糧食,對于實施一帶一路等戰略具有巨大的推動作用。俄羅斯一年的糧食產量超過1億噸,而其人口只有一億多人,人均740公斤,糧食出口潛力巨大,再加上其廣袤的國土和水資源,糧食生產潛力非常大,其可以成為世界糧倉。


由于外交方面的原因,中國和美國的交往,往往也以進口糧食作為籌碼。比如,最近就除了采購美國大量飛機外,還有大豆。外媒報道,中國代表團可能將在9月24日愛荷華州舉行一個儀式上簽署“數百萬”噸大豆采購協議。有些媒體的報道是數千萬噸。消息人士稱,包括國有食品加工商中糧集團、中儲糧和黑龍江九三集團在內的20多家中國企業將加入中方代表團。曾是中國最大大豆進口商的私營企業晨曦集團也在代表團之列。


事實上,采購美國大豆最近幾年成為中美關系的一個保留節目,2012年中國代表團簽約購買了逾1200萬噸大豆,創一次性購買的最高紀錄。幾年前,由于美國對人民幣升值壓力很大,中國為了緩解這個壓力,每次領導出訪,都采購大量美國大豆。


筆者理解,這事實上是則政府出于全局考慮,犧牲部分利益,來贏得其他更大的利益。


不過,現在中國的農業可能已經不能在過于犧牲。媒體報道,由于大量進口,以及中國農業豐收,今年三大主糧價格大幅下挫,農民損失可能達數千億元。     比如,今年玉米收購價低于往年的20%-30%。除了玉米,小麥的價格同樣出現大幅下滑。水稻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。


糧食價格下跌直接受損者是種糧的農民和種糧企業,糧食加工企業受損也比較大,連帶會影響土地制度的改革。比如最近幾年推行的土地流轉制度,許多大戶把農民的土地租過來種,合同是按當時的糧食價格簽的,現在糧價大幅下挫,農業大戶虧損,他就沒有資金去向農民支付租金,進一步影響農民的日常生計,而且土地流轉的積極性也就不高了。


十八屆三中全會后制定的土地改革政策推行很緩慢,土地流轉也是極為有限,主流觀點認為,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,是最后的保障,如果土地真正流轉出去,農民沒了土地,城市打工無著落,會引起混亂。這個政策死死的把農民控制在幾畝土地上不說,導致農業很難集約化發展,農業生產力底下,小塊經營,根本不是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農業國的對手。


這些國家農業生產力發達,人均生產效率高,糧食雖然很便宜,但是人均收入也高,其糧食大量出口,對中國這樣生產力底下的農業構成極大沖擊。


按照目前世界糧價,中國農民幾畝地根本養活不了,于是農民大量棄荒土地,種糧積極性不高,而政府為了鼓勵農民種地,就進行托市收購,實際上就是補貼,而這又引發中外巨大的糧價差異,讓國際糧商進入中國,賺取了差價,事實上補貼大部分被這些糧商所得。最后的結果是,政府用稅收補貼了國際市場。


中國農業糧食政策的矛盾之處很多,最大的風險是未來農民和農村不能協調發展,教育經濟等發展不起來,農民文化素質和城市居民越來越大,最終形成的社會差距和裂痕,可能在很多方面會體現,必須引起高度重視。


印鈔機飛速運轉孵化出來的“蛋”

如松 2015-10-18



去年寫過一篇文章(核心的節奏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4d17ece0102v77o.html),文章很短,如松特別討厭的就是長篇大論,長篇大論是文人的游戲,湊字數,實際上寥寥數語就可以解決。


當時說過,棉花危機不是棉花危機,而是農業的全面問題開始顯露,由于財政支撐力度下降,棉花價格坍塌,這只是中國價格體系坍塌的一角。棉花價格坍塌之后,農民會轉種其它主梁,一方面主梁的產量會上升,另一方面進口價格的優勢擴大,最終的結局就是主梁國儲庫存上升(耗空財政),但市場價格出現問題。最終出現農產品價格的全面坍塌。


糧食價格只是中國價格體系的一部分,房地產價格、人工價格、匯率才是中國價格體系的核心。當糧食價格坍塌之后,其它價格也必須跟著坍塌,因為他們處于同一個有機的系統中,相互交織并緊密聯系。


今日有一篇報道(農民收入恐損千億三大主糧收購價全線下跌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china/20151017/014023499808.shtml),報道中說,“國慶過完,各地玉米陸續收割完畢進入收購環節,但是多地農民發現今年的玉米收購價卻低于往年的20%-30%。《華夏時報》記者對多個糧食主產區隨機抽樣調查,其中吉林長春地區收割的濕玉米價格為每斤6毛,比往年低了近3毛;山東濟寧長溝鎮地區,去年涼曬玉米(達到收購標準)的價格是1塊零幾分,今年只有8毛錢,跌了2毛多。河北邯鄲農民告訴記者,當地的玉米收購價一直維持在8毛左右,相比往年跌了20%多。.......中國糧食信息網稱,大部分地區的制粉企業二等小麥的收購價格從假期前的1.15-1.20元/斤之間迅速跌至1.05-1.10元/斤之間,跌幅在0.1元/斤左右。......不僅是小麥玉米,水稻今年的行情也不怎么樣,多地的數據顯示水稻價格穩中有跌。安徽當涂縣農民楊治財告訴記者,今年水稻價格較往年跌了一毛左右,自己種的幾百畝地少收幾萬元。記者抽樣調查黑龍江地區,目前水稻價格基本與往年一致。..........國家糧食局局長任正曉9月在《求是》發文稱,目前國際大豆、玉米、小麥、大米價格分別比國內價格每噸低1175元、923元、626元和1143元,.......中國海關最新統計數字顯示,2015年9月份我國谷物及谷物粉進口量為313萬噸,1-9月為2608萬噸,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81.2%。大豆前9個月累計進口5964噸,去年同期5274噸,同比增加13%。.........除了正常途徑進口,還有大量的走私糧食。有相關人士向《華夏時報》記者透露,今年屢屢查到重大糧食走私案,走私已在國內形成了完整鏈條。........去年玉米的利潤是460億,今年利潤則是負977億,從每畝賺81元到虧179元。小麥去年一畝凈利潤是87塊錢,今年是33塊錢,小麥的凈利潤約下降190億。”


這篇文章所報道的內容,是在應驗去年的博文。


這個報道說明了什么事?種植棉花的土壤一般可以轉種玉米,棉花價格的坍塌帶來了玉米價格的坍塌,玉米價格的坍塌最后還會帶來小麥價格的坍塌,因為有些地塊是可以互相轉種的,在飼料的含義以上,小麥和玉米是可以互相替換的,當小麥價格坍塌之后,水稻難逃其中,因為主梁互相替換。


高估的名義匯率、壟斷行業不斷推高農藥、土地租金、化肥的價格,人工價格在貨幣加速發行的推動下不斷上漲,農產品價格坍塌之后,必定加劇拋荒,農民失業。企業不斷倒閉之后,農民工這個行業就會成為久遠的回憶。


今天的現實是匯率、人工、資產價格全面虛高,這不是任何人說的,而是商品價格坍塌所表述的。


工農業萎縮,人們支付能力下降,房地產蕭條,最終帶來財政坍塌和匯率坍塌,任何人都無法阻擋結局的到來。


最終怎么樣?我不說了。


如松在《如松看貨幣之道》中層引用一組數字:"1949年與1936年相比,重工業產量下降了70&,輕工業下降了30%......1948年土地拋荒面積在河南湖南廣東分別占耕地總面積的20-40%,1949年的糧食產量比1936年下降了40%"。估計很多人看到這些數字會飛速地越過,這可以理解,時間不同了,人物不同了,而且當時處于戰爭年代,和其它時期沒有多少可比性,真的是如此嗎?


其實這些經濟現象和時間、人物、是否戰爭無關,只與一個東西有關,印鈔機!只要印鈔機的速度太快,就必定帶來一樣的結局——蕭條,這就是它最終孵化出來的蛋。


所以,歷史上的詞匯中,農民與流民聯系的最緊密。


由于說明這個原理需要的篇幅太長,就不在這里啰嗦了。



二師兄,您能去哪里呀?

如松 2015-10-18


2015年 9月進口同比增速-20.4%,8月為-13.8%,進口下滑進一步加大。進口同比增速目前已經連續11個月負增長,這表明國內需求依舊十分疲弱,并有進一步下滑態勢。


按人民幣計價,9月出口增速-1.1%,8月為-6.1%。而按美元計計價,9月出口增速-3.7%,8月為-5.5%。兩者增速變化差異因主要由人民幣貶值后的價格因素所致,出口增速連續3月負增長。


上月的財政數據到今天還沒有掛出來,給一些趨勢的判斷帶來困難。


進口的不斷下跌一般是由價格因素和數量因素導致,但進口已經連續11個月下跌,很顯然不僅僅是價格因素導致,特別是9月,進口下跌有再次加速的跡象。進口的下跌意味著內需不足,而內需不足影響最大的是財政收入和居民收入。


居民收入的不振意味著消費需求和資產購買能力的下降。


財政收入的增速不振帶來的結果是災難性的。


8月,財政已經出現比較大幅度的赤字,如果未來繼續出現這樣幅度的赤字,就意味著必須轉變征稅結構。


所以,今日爆出一條消息(不動產登記實施細則出臺條件初步具備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china/20151018/091323504906.shtml),需要注意的是,這條消息是新華網發布出來的,這意味著資產環節的征稅手段正在加速推進。


過往,稅賦環節一直主要局限在土地出讓和增值稅兩個方面,對于資產環節是避重就輕(這個環節聚集的大部分是富人和財產來源不明的人),源于這不利于資產價格的泡泡,可是,當內需不斷削弱、帶來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的時候,就意味著征稅的結構需要改變。


因為地主的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。


前面的文章談到糧食價格,一直以來糧食價格內外的差距都很大,無論是正規渠道還是走私渠道,進口糧食在持續擠壓國產糧食的市場空間,之所以國內糧價可以在高位堅挺,是收儲在支撐,收儲的動力在于財政的支付能力,今天,糧價開始坍塌,意味著財政的支付能力在下降,這與8月份的財政赤字和進口的加速下跌都是互相對應的。


所有的環節都有很強的內在聯系。


為了緩解當今的財政困境,也可以說是財政懸崖,未來只有兩個手段,第一,是改變征稅環節,開啟在資產上征稅,房屋市場如此過剩的條件下,如果開征稅,對于房屋空置的所有者來說,相當于甕中捉鱉,這些房子主要集中在二三四線城市;第二,印鈔,這個結局誰都清楚。


年初的時候,我說過,2015年在主要貨幣中最不看好巴西的雷亞爾,事實上,今年表現最差的就是雷亞爾,未來兩三個月,我們會知道是否需要將人民幣加入這一行列,如果8月的財政赤字幅度繼續持續三四個月、而政策加速推進資產環節的征稅手段,這樣的趨勢就可以確立了。


匯率、樓價、資產價格、糧價、人工價格都是中國價格體系的組成部分,是二師兄,背后的支撐因素都是財政,財政可持續,一切安枕無憂;當財政難以為繼的時候,二師兄能逃到哪里哪?


趨勢的具體節點會有變數,但趨勢的方向永遠不會改變。


2015年10月21日
?瀏覽量:0
?收藏
出点子赚钱